贵港市教育局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研资讯

追梦——记奔走在乡间小路上的音乐守望者林雄乐

2019-06-20 21:01     来源:贵港日报
【字体: 打印

 本报记者 张思

“小朋友,手拉手,大圩乡下走;北山游,龙岩游,村村绿油油……”6月10日,大仁小学潘村分校又传来欢快的《大圩童谣》。林雄乐老师背着手风琴,边弹边唱;孩子们拍着小手,呀呀欢歌,快乐荡漾在宁静的校园。

林雄乐是港北区西江中心小学一名音乐教师。从2015年起,他主动申请下乡支教,创作出《我们牢记党的话》《根竹好娃娃》《龙山学童》《大圩童谣》《北山壮儿歌》等25首校园歌曲,并结集出版《荷城校园欢歌》2本歌集,其中简谱版67首。今年“六一”儿童节前夕,该歌集已成为港北区校园最热唱的歌曲。

“到乡下去,或许会找到灵感!”2012年,林雄乐的老师广西艺术学院教授蔡世贤(2018年已故)建议热爱音乐的他出一本校园歌集。然而三年过去了,因为没有丰富的生活做基础,编写歌集的工作一筹莫展。2015年,创作的冲动让47岁的林雄东选择了支教。

下乡支教第一站是港城街道旺岭小学。一踏进校门,林雄乐就惊喜不已。恰逢元宵节,校园桃花盛开,背面小山岭树木郁郁葱葱,登高揽胜,气象万千。林雄乐欣然赋诗:乐羡桃花独爱君,流连忘返醉新春。酣然旺岭登高处,远眺飞歌响入云。

教孩子唱歌赏乐,和老师打气排球,课余时间还约上三五个教师登山。支教为林雄乐创作打开了广阔天地,灵感奔涌而来:“迎春的小树发新芽,快乐的喜鹊闹渣渣,满园的春光沐浴桃花……”很快《我们牢记党的话》校园歌曲犹如一股清泉流淌在美丽的旺岭小学校园。

“行政会、党员会、全体教师会……”旺岭小学校长梁卓能跟记者聊起当年把《我们牢记党的话》定为校歌的过程。次年,该校20年同学聚会,已退休的老校长弹起电子琴,和一帮参加聚会的学生唱起了自己的校歌,幸福写在每一位师生的脸上。

丰富的生活来源让林雄乐的创作一发不可收拾。2016年,他到根竹中心小学支教,为了写好《根竹好娃娃》,他三爬学校背后的龙头山,沿着溪流徒步寻访流经学校前面的北潭溪,最后写成了“龙头山峰巍峨挺拔,北潭溪水哗啦啦……”等富有地方特色的校园歌曲。

如今《根竹好娃娃》已经被根竹中心小学定为校歌,每周周一升国旗唱国歌之后,全校师生必唱校歌,《根竹好娃娃》成为该校人人会唱的校园歌曲。广西音协主席黄朝瑞对《根竹好娃娃》如此评价:“写得鲜活,有地方特色,有儿歌特点,是首好作品。”

林雄乐帮助支教的学校量身定做校歌,在全市引起很大反响,其他学校也纷纷登门求作。6月10日,林雄乐带着刚刚录制好的校歌《壮家的小贝侬》来到奇石乡中心小学。音乐一响,覃达华校长激动地摇头晃脑跟着唱起来:“绿色的骏马山环绕家乡,美丽的达开湖闪呀闪金光,活泼的小贝侬放飞梦想……”

林雄乐告诉记者,奇石乡中心小学并不是自己支教的学校,然而校长的诚心感动了自己。在采风期间,校长还特别邀请当地艺人给他唱山歌。作品里的“盟啰喂,高啰喂”“小贝侬”等富含壮乡元素的歌词正是受到艺人山歌得到的灵感,朴实而富有童趣的《壮家的小贝侬》深受壮乡孩子们喜爱。

“歌曲创作出来了,出版歌集就有下锅之米。然而,离出版歌集仍然遥遥无期”。已近知天命之年的林雄乐本来是个电脑盲,如今要想在电脑上动手打谱,把单声部的简谱创编为多声部的钢琴伴奏谱谈何容易?加上出版歌集、录制歌曲的资金等等,所有这些都困难重重。

“不会就学。”林雄乐立志出书。两本歌集,简谱版85000字符,五线谱版200000字符,林雄乐硬是一个音符一个字在键盘上敲打出来。妻儿入睡、夜深人静正是林雄乐与音乐诉说衷肠之时,罗技鼠标按烂了七八个。四年支教生活,他把手风琴弹坏了3台,手风琴的肩带不知换了多少根,也把自己的一头黑发染成了“秋霜”。

“我希望能为贵港市的音乐教育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。”林雄乐对自己提出“五个一”工作目标:一节省级优质课、一本正规出版的歌集、一台《荷城校园欢歌》音乐会、一张《荷城校园欢歌》CD碟、一个《新时代贵港市校园歌曲创新实践与研究》结题报告。

目前,前面“两个一”已经完成,其中,2017年11月林雄乐代表我市参加广西中小学音乐教师“优质课”比赛荣获一等奖。由于出书花费了10多万元(相当部分是借贷),其它“一”仍在艰苦跋涉中。

6月10日,林雄乐回访曾经支教的中里乡龙山小学。刚好到放学时间,同学们一边下楼梯一边唱起了《龙山学童》“盟啰哩,盟啰哩……北山里,绿油油,平天山水清悠悠,龙山学童去上学,书本知识学得透……”在愉快的歌声中,记者看到一名长期扎根基层的音乐守望者,他正以自己的方式默默地奉献着,引领一群又一群的乡村孩子,在追梦艺术的道路上努力地奔跑。

相关链接